读几本关于西藏的书

最近断断续续读了几本关于西藏的书。奥地利登山家Heinrich Harrer的《Seven Years in Tibet》和《Lost Lhasa》和十四世达赖喇嘛的《My Land My People》,对照当年的历史课本和红色宣传片,我对西藏有了个模糊的稍微平衡一点的认识。这次读的这几本书站在与天朝完全不同的立场上讲述西藏上世纪二战末到新中国建立初的事态变迁。且不谈西藏在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是否是主权独立国家,对这一敏感话题我觉得我没有足够知识支持任何一方的观点,且只谈谈我对藏地文化民生的浅见。

藏人笃信佛教,佛教徒相信今生的苦源于上世的孽,今生的善积累下世的福。虔诚的宗教信仰,加之与世隔绝的环境,使人们并不执着于物质享受,甚至长久的生命。不管是天朝的宣传材料还是Harrer的传记中都不掩饰藏人普遍物质上的贫穷落后。劳动工具原始,耕作技术落后,医疗卫生条件非常差。

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西藏都一直奉行中世纪式的宗教统治。历代达赖喇嘛的转世是西藏精神和世俗的绝对领袖,是“雪域最大的王”。当然如果某代达赖个人能力不足,实际掌权的也可能是其他大喇嘛或者执政官。纵观历史,没有人会否认宗教统治是一种落后的社会制度,人们往往借宗教之命作出灭绝人性的暴行。但相比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佛教相对包容。至少虔诚的佛教徒严禁杀生。历代达赖从小就接受严格的佛教教育,西藏的宗教统治相比其他地域其他宗教要显得温和一些。

新中国建国已始,马克思主义者信心满满,志在解放全人类。进驻没有正规军的西藏只不过是牛刀小试。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眼中,共产主义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社会制度,其他制度下生存的劳动者都身处水深火热。而达赖喇嘛和Harrer书中,西藏人民则精神富足,安于清苦,幸福指数颇高。天朝的宣传完全为政治服务,而达赖喇嘛和Harrer所接触的大都是西藏贵族,这两种立场的叙述都不能令我信服。可惜在当前重重烟雾笼罩下,一届百姓的我很难辨清那些是藏人自己的声音,那些是伪装下的喉舌。

心中的幸福感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么?虔诚的教徒通过信仰获得,享乐主义者通过消耗物质获得。无论心中幸福与否,残酷的现实是落后的民族面临被淘汰的危机。一次次科技的进步加大了先进民族和落后民族的差距,而人类的野蛮程度丝毫没有减弱,相互残杀的效率与时俱进。如果把西藏人和北美印第安人时空对换,恐怕二者的命运与现在也大同小异。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在自传中提到,他认识到西藏远远落后于世界,意在改弦更张,可惜来不及推行,便山河不在了。历史无法假设。

对古老文明的保护是隔离还是革新,这又是一个有趣的题目。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