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冰火之旅游记

心爱的姑娘重返校园,终于有机会享受春假的福利了。三月末,我们整理行囊,开着小白车,重温了我六年前的“冰火之旅”——Death Valley NP + Sequoia NP。这趟自架游一共五天。第一天从Alhambra向西,再折向北。一路所见皆是秃山,荒地,仙人掌。进入Death Valley公园时已近傍晚,在Zabriskie Point和Artist’s Palette稍停,释放了一些初到游客的新鲜感,便继续向西北开到Nevada境内的Beatty小镇打尖住店。

第二天一早,我们情绪饱满的杀回公园,先奔Mesquite Flat沙丘。沙丘没有想象中气势宏伟,远看就是盆地中心的一个巨大沙坑,不过置身其中还挺有大漠风情的。劲风拂动层层沙浪,地面一两寸弥漫着沙的雾,我们留下的一串串脚印不一会就被风抹平。在沙丘上步行确实累人,走走停停不到一小时,我和姑娘都气喘吁吁,步履艰难。午后,我们开车到公园北端的Scotty’s Castle,荒山野岭中的绿洲,红漆大门的城堡,摄影爱好者们颇迸发了一阵子灵感与激情。傍晚时分又折回沙丘抓了抓落日余辉,便带着一鞋、一身、一车的沙子会Beatty小镇休息了。

第三天,告别了火一样的Death Valley,向此行第二站Sequoia进发。Death Valley和Sequoia直线距离上没多远,可中间隔着绵绵大山。我们从山脉的南端绕行,穿过原野、村庄、小溪,整整开了一天,终于在天傍晚前到达Sequoia山脚下的Three River小镇,此时天色已经十分阴沉,飘着蒙蒙细雨。进入公园,随着海拔不断升高,气温也逐渐下降,车内的温度表“叮”的一声报警,已经是零度了。再看车外,雨滴变成了雪花,森林披上了银妆。自打来美国后就没看过雪景的小姑娘此时激动不已,恨不得立马跳下车去摄影创作。此时路上基本没有其他车辆,我给车轮装上了雪链,缓慢的在白色巨树的注视下行进。车外的景色对我来说简直是六年前几个中国留学生那次自驾游的重放,此时车内的游客换成了我和心爱的姑娘,脑海中记忆与现实的蒙太奇亦幻亦真。Sequoia依然如当年那么壮美,似乎绝缘于岁月的流逝。晚上我们宿在公园内温馨的Wuksachi Lodge。第四天一早,我们迫不及待的跑出去看雪,继续摄影创作,生怕这美景在加州骄阳下不能持久。没有什么景色比这洁白无暇的雪地中,心爱的姑娘兴奋快乐的笑脸更加令人陶醉的了。

第五天,离开冰一样的Sequoia,我们驶回加州海岸。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