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云飞

回京省亲,时刻提醒自己要多与爹妈交流,积极的去了解他们。其实爹妈很愿意和
我唠叨往事,只要我稍一提头,他们便滔滔不绝的讲下去。半个世纪之前的记忆新
鲜如昨。爹妈一辈的经历,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一辈的经历,像一条条娟娟小
溪在我面前蜿蜒展开,勾画出家族的血脉承传。许多未谋面的,或只见过一两面的
长辈,变得具体而亲切。

悟爷爷是我爷爷的叔伯兄弟,原以为这个称呼是因为他大排行在五,但爹妈说是“悟”
而不是五。至于这悟字的来由,也许是号,也许是小名,他们已经说不清楚了。在
我小时候,悟爷爷来过一次北京,只依稀记得他用铁丝给我编了一个精巧的小鸟笼。
据爹妈说,悟爷爷饱学多知,才情过人,只可惜生不逢时,一生不得舒展。待到时
局转安,他却垂垂老矣,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儿孙的身上。悟爷爷在世的最后一段日
子,似乎预知到自己残烛将尽,提前留下了几幅墨宝。传给老爸的是一幅立轴,写
的是悟爷爷晚年作的一首诗:

望云飞

退避闹市田园归
区肱而枕老妻随
泼墨种花督孙课
贯翰长空望云飞

落款“七三叟山樵”。字体是行草,潇洒飘逸,读来却有无尽感慨惆怅。这样一位博学
长者,恨当年不能承欢膝下,聆听教会,冒昧和一诗以舒怀:

任云飞

六载离家少不归
倏然而立卷笔随
自律容人琢心性
无边宇宙任云飞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望云飞

  1. 笑言说道:

    您可真是文学青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