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山贼(中)

名为公主庆生,实则比武招亲。但见诸路王子闪掉华服,换上战衣。方才还是风情万种
的公子哥儿,转眼间变了八面威风的小将军。一面面秀着家族徽章的大旗,呼啦啦迎风
飞展,隆隆战鼓催的人心欲沸,真好似到了金戈铁马的战场。一只只公子走马灯似的在
竞技场跑成一圈,趟起一片尘烟。有的还凭空耍开套路,冷不丁来个蹬里藏身,脑后摘
瓜,迎门三不过什么的,将假想的敌人戳跺成七八片儿。
 
比武招亲分为预赛、决赛两个阶段。预赛人宰兽,每位选手进到一个笼子里斗一只猛兽;
决赛人宰人,选手两两捉对儿厮杀。巳时预赛鸣锣,竞技场一拉溜摆了十二个大笼子,
各蓄猛兽(不是十二生肖啊)。抽上斗老虎算是走运,想当年武二郎赤手空拳,在血液
酒精浓度严重超标的状态下尚且斗杀一只吊睛白额,何况全副武装的骑士。只可惜可人
儿没有上少林寺拜过师、学过艺,也没有愈醉愈勇的神奇体质,只好被老虎拆了胳膊腿
儿,心肝儿肺,慢慢享用。更倒霉的要算是和吐火的恶龙一战,哈里波特还可以骑着把
扫帚满天飞,笼子里的可人儿却没处躲没处藏,被恶龙一把抓将过来,叉在一根拇指上
巴西烧烤。看着这些美貌少年郎为自己舍身殉情,公主不禁浑身触电般的颤抖。这颤抖
并非出于恐惧或悲伤,而来自于无限的幸福。多少美少女曾幻想作那被用生命无条件保
护的女主角。飞溅的鲜血,破碎的躯体,愈加衬托出女神的圣洁。只是《圣斗士》里,
沙织还偶尔劳动金身,替星矢加点血,而这位月亮公主正沉醉在幸福的颤抖中,没功夫
顾及可人儿的生死。况且如果真的救了他们就等于夺取了他们完成这爱的行为艺术的机
会,想必懂得美的他们也是不愿意煞风景的吧。
 
一轮斗兽过后,好似结束了一场野餐,满目狼藉,兽儿们各自漱口剔牙。面对铁定献身
爱情的机会,不少刚才意气风发的王子此时已面无人色,弃权的十有八九。不过尚有几
十名勇者仍坚持一战,留下的果然个个伸手不凡。看那甲笼里,一白面小将手持单刀,
正与一头狮子缠斗;再看那乙笼里,一红袍骑士双手握大剑,与一条怪蟒对峙;再看丙
笼,奇了,怎么是两只野兽厮打在一起。但见一头狂牛裹着一团黑影,在笼子里东突西
撞。忽然间,耳听啪的一声响,狂牛的尖角齐根断了一只,不一会儿,啪的一声又折一
只。再看那牛立刻没了气势,只剩下红着眼睛低喘。那团黑影也停了下来,不再追击。
这时才看清那黑影竟是一个人。确切说三分好像人,七分更像鬼。树桩赛的腰身,面如
锅底,环眼狮鼻,獠牙插出唇外;几乎光着身子,只是围了条兽皮做的短裙,胳膊腿上
满是七横八竖的伤痕;双手各掐一柄出了号的八棱镔铁锤,腰间还缠着一柄链子飞锤。
 
看到这只兽人,公主一百二十个不乐意,点手叫来管家责问:“哪来的山猫野兽?竟敢
搅闹盛会。”原来这兽人乃黑瞎子山落草为寇的山大王铁头,凭着锤沉招狠,蛮力过人,
称霸一方。官家屡剿不灭,只可出了招安下策,并赐以王号。此次下帖,凡王家皆有邀
请,自然他也得了帖子。公主无奈,心想:这样的腌匝蠢物,怎配的上我冰雪高贵。万
一被它赢了这比赛,可怎生是好。但转念又想:这么多王子,就不信没一个制得住它的。
实在不行老娘就反悔,他一个山贼出身能奈我何。
 
午时预赛结束,过关者寥寥无几。即使勉强斗倒了猛兽,也难免缺胳膊断腿儿,无力再
战。留下囫囵个儿的只有山贼铁头,还有来自大漠尽头金色太阳城的太阳王子。太阳王
子金发碧眼,鼻如玉柱,口若涂朱,身高丈二,细腰扎背,双肩抱拢;只见他,头戴二
龙斗宝黄金盔,身披大叶琐子黄金甲,手持描金画杆方天戟,正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在场所有王公贵族,包括月亮公主,从心底里希望并相信太阳王子的必胜。
 
申时,决赛开始。俊丑二人,武功迥异。太阳王子师出名门,招数精妙,变化多端,且
非常之视觉系,似乎不是在拼杀而是在热舞;再看铁头,则完全没有任何套路章法,全
凭着野兽般的直觉和惊人的蛮力将两柄锤舞得风雨不透,夹以底吼尖啸,似狂似癫。忽
然间,只见铁头身子一震,连退三步,原来是大腿上已被王子的金戟划出一道长长的口
子,鲜血淋漓。好个山贼,并不在乎,从地上抓了把土面往伤口上胡乱一抹,哼了一声,
便又冲向王子。再斗了百余合,铁头招数渐乱,数处挂彩,吁吁带喘;而太阳王子的身
上则连土星也没沾到一粒。观战的王侯贵族纷纷喝喊:“贱贼早早认输,免得自讨没趣,
伤了性命。”太阳王子也显得愈加游刃有余,还不时抽空向公主抛个媚眼。月亮公主此
时喜上眉梢,眼里看着那太阳王子,分明就是自己的如意郎君。
 
又拆了几招,太阳王子一戟刺中铁头前心,山贼大叫后仰。正在王子以为得手的时候,
铁头左右双锤接连撒手飞出,流星赶月,直击王子两肋。月亮公主不禁失声尖叫,可太
阳王子处变不惊,旱地把葱,跃起丈余,两柄锤贴着脚底飞过。岂料铁头招后有招,一
拧身,腰间链子锤直打王子面门。此时王子身在空中,无从躲避,只好祭出超级违反物
理定律的一招,左脚踩右脚脚面,来了个蹬云梯,凭空又向上窜了一丈,堪堪躲过。哪
知铁头抛出流星锤的同时自己也肉弹一样的射出,刚好拦腰抱住了王子。这一抱便入了
死扣,两人面对面贴在一起,好像双棒冰棍儿,谁也动弹不得。此时王子仍是有恃无恐,
斜眼睥睨。心想:凭我护身罡气,你纵有拔山举鼎之力,能奈我何。可忽见铁头嘴角露
出一丝阴笑,随即晃起笆斗大的脑袋向王子的脑袋撞去。一下接着一下,砰砰有声,好
似捣蒜撞钟。可怜太阳王子,一身武艺,却没见过这流氓不要命的打发。碰了十几下头,
太阳王子已是两眼突出框外,前额渐渐的塌了下去;又挨了几下,忽听啪嚓一声,王子
头骨粉碎,花红脑子磕鸡蛋般的喷了出来,涂了山贼一脸一身。眼见着,什么疗伤魔法
也不管用了。
 
意淫童话,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公主与山贼(中)

  1. Sticky说道:

    太imba了。。。。特别是最后。。。

  2. Claire说道:

    魔法高,防御高,技能点多都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要小强,要血无限!

  3. Li说道:

    赞….够血腥暴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