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周汝昌《定是红楼梦里人:张爱玲与红楼梦》

这本书主要是周汝昌先生对张爱玲女士《红楼梦魇》中观点的一些评议,介于理论文章
和杂谈随感之间。每贴寥寥数页,结尾附诗一首,读来颇有意趣。
 
周张二位都对高鹗四十回续表现出极端的厌恶,称之为“貂联狗尾”、“附骨之疽”。如果
要对高氏量刑,恐怕二位都会毫不犹豫的勾判万剐凌迟。窃以为高氏续中有些情节未免
流俗,如宝黛争夫,宝玉出家的桥段,但尚不到痛心疾首的地步。可见上智上慧之文品非
我辈凡夫俗子能及。正如周先生所说,造人者手艺不齐甚矣,尤以文学审美为最,天壤
之别。而张女士之才情在万万人之上。不过红学界也不乏“拥高者”,林语堂先生就曾撰
文为高氏表功。相比较《红楼梦》的其他续本(其中不乏鄙俗淫秽之作),若硬要有个
结尾的话,高氏续算是无奈的唯一选择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张爱玲女士另一重要主张是湘云为实,黛玉(甚至宝钗)为虚。湘云真有原型,与曹雪
芹青梅竹马,而黛玉是湘云幻化出来的虚角,用来叙述湘宝幼时之情。至于为何要采用
“分身法”,原因尚不明朗,一说避实写招祸。此论深得周先生之味。周先生认为湘云即
脂砚斋,而脂实系芹之红颜知己,结发之妻。原著最终结局应该是:黛玉、宝钗皆早亡,
而宝玉、湘云于难境结为夫妻。试想,如果真是这样的收尾,确实不落窠臼。正是“悬崖
勒马”与“悬崖撒手”的大区别。虽然在这两点主张上,周先生对张女士举双手赞成,但周
对张的其他许多观点和方法表示异议,有些言辞颇严厉,甚至刻薄。可以看出周先生是
个学术上的理想主义者,学术是非,锱铢必较。
 
张女士行的繁琐考证法沿袭了胡适先生的红楼学派。而胡之思想,包括其红学,在大陆
曾一度备受批判。但周先生却甚以为然,认为只有学文通达之人才有能力为考证。有趣
的是数十年前,周先生也曾迫从于“大势”,对胡适先生有不敬之词,现在终于可以表白
真实立场了,同时也算是道歉吧。
 
周先生耄耋之年焕发创作第二春,近几年著述颇丰。何也?恕下愚妄揣,许是积压了许
多年不敢说的话,终于得以放言无忌了。像张女士这等另一阵营的头牌,在极左年代只
有遭人唾弃的份儿,哪里容得认真的科学讨论。又许是红学凋零,《红楼》不红,让老
先生觉得有责任振臂一呼,期以振聋发聩。据说新版电视剧《红楼梦》要遵循高鹗续中
的结局,幸亏周老先生目已坏,否则恐怕要摔电视机了。
 
下愚以IT民工之身份,妄议国学大家,心中不免惴惴。诸看官见笑。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则回应给 读周汝昌《定是红楼梦里人:张爱玲与红楼梦》

  1. Elvina说道:

    武大人在米国还能这么热爱中文真是不容易啊~~pfpf

  2. Yu说道:

    我还是偏爱写实风格的续本,e.g., 足本玉蒲团.

  3. x说道:

    顶一下banbby的话。
    武同学越来越热爱中文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