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于言

下午组里开会报告项目进度的时候,又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对同事的工作放了几只冷箭。
似乎自打作了研究生,无论大小学术讨论会上,我都会唱上几句黑脸儿。相处日久的同
事,大概也都习惯了我这种霸道的作风。不过对于生人来说,可能就显得太具侵略性了。
还记得新来的土耳其mm在组里作第一次学术报告的时候,对我刻薄的提问产生明显不良
反应。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看我的眼神都好像是在防范坏人。
 
这个嘴无遮拦的作风,明知道会得罪人,改起来却并非朝夕之事。虽然一直有意加以节
制,但似乎收效甚微。去年在华府开项目总结会的时候,在座不乏本领域知名大学知名
教授。一位来自欧洲的学者,在台上侃侃而谈。由于对其实验方法抱有异议,在下当仁
不让,拍案而起,说了些褒贬的话,且言辞颇不恭敬。想来许是一时咖啡喝多了蒙住了
心,忝以科学进步为己任。幸好当时有一位资深且比在下还愤青的九袋教授,紧跟着我
扔的土砖,又拍了一块更大更硬的花岗岩,我才免于作了出头的椽子。现在回想起那位
欧洲同行答对时略显尴尬的神情,实实觉得自己有失检点。黑脸可以唱,但要注意方式
方法。不然的话,即达不到劝谏的目的,还会引火烧身。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不过想起当年张虎在马哲课上和老师呛生的架势,我还算是圆滑的咧。(这句翻旧账非
清华计算机系8字班选马哲且不逃课的同学,不能莞尔。)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慎于言 的回复

  1. Jiajie说道:

    莫非我就落到了不能莞尔一类?

  2. Chang说道:

    你丫说话确实太狠乐,要不是肌肉多,早就被别人打死了。

  3. 颠儿说道:

    你的土耳其mm长的如何,她们国家队倒是比你们国家队牛比多了

  4. ying说道:

    我所有的课似乎都没逃,咋就不记得了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