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住了眼,也蒙住了天

接着崔健的《一块红布》说。对于这首歌的具体含义,老崔自己也模棱两可。这种
“眼不见,心不烦”的鸵鸟精神也许不只局限于某一范畴。无论理想或爱情,都不妨
拿来一用。不禁想起本科时写的一篇童话《可怜的麻雀》,翻出来又看了一遍。虽
然当时的笔法现在看来有些年少轻狂、唐突直白,可漠然的现实的确没有太多改变。
孰人心有戚戚焉?
—————————————————————————————–
可怜的麻雀 
明空 1999.6
 
    在麦田的边上有一片人造树林,一棵棵笔直的杨树在自己的那一块方形的土地上起劲地
生长着,不知什么时候(不过肯定是在除四害的运动风平浪静之后),一群样子土里土气,
并不可爱的麻雀在这里安了家。
 
    这些麻雀与他们的同类并没有什么分别,每天趁着早晨和傍晚人类的一时疏忽到田地里
找点吃的,再不就去临近的小溪喝点水,冲个凉什么的。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
现他们中间有那么一个有点儿与众不同,每次发现玉米粒儿之类的美餐时,他并不和同伴们
一拥而上,而是要先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每次下溪戏水时,他也不和伙伴一起在溪流中打
闹,而是挑一个水流舒缓的地方安静耐心的梳理自己的羽毛。他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
"灰头"。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头顶有一撮别于其他麻雀的灰毛。灰头的高明之举并不是
出处本能,而是认真思考后的行动。灰头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从何时起他具有了这种能力,不
过有一点他十分清楚,这种十分美妙的头脑体操别的麻雀是根本不会的。每次想到这一点,
他都不禁有些洋洋自得。同伴们似乎也感到了灰头的高人一筹之处,每次不论遇上什么天灾
人祸,灰头总是能化险为夷。去冬小树林曾有过一次不大不小的火灾,不少麻雀半夜里被火
光惊醒后,没头没脸地往天上乱飞,结果有不少被烟熏晕了,从天上掉下来,摔个稀烂。而
灰头先是一猛子冲进小溪。平时谁也没见过他有这么漂亮的跳水姿势。把全身的羽毛都弄湿
后,他便一跳一跳地从地跑出了树林。等羽毛晾干后,还趁着村民救火的时候,飞进农舍,
饱餐了一顿小米。事后其他的麻雀有好一阵子见到灰头时都是用敬畏钦佩的目光望着他。
 
    自那以后,灰头便一跃成为了部落里的人物,就连族长有什么大事小情也就找灰头商量。
"灰头你看咱们的巢是不是该加固啦?""灰头你看咱们今天去哪找食儿呀?"其实灰头从心
底里就从未把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他只不过是个头儿比别人大了点罢了。
 
    又经过了几次使灰头得以施展他那超越兽类智慧的小事件,灰头在部落里已可以说是坐
稳了第二把交椅。在别的麻雀看来,灰头应该是过的相当滋润了。寻找食物在他来说不成问
题;任何生命危险似乎都绝不会降临到他头上;部落里的不少雌性成员都被他的风度所吸引
以致投怀送抱;甚至和人类的较量中灰头都没有落过下风。这样一只完美无瑕的麻雀当然会
生活的很幸福了。但事实并非如此,这点只有灰头自己知道。灰头并没有感到过真正的快乐,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他的那些智慧之举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而施展的一点小伎俩,并没有
什么希奇之处。也许麻雀再进化个几十亿年,临危时也会做出同样的,但只是出于本能的反
应,甚至可能做的会比灰头更好。所以每次同伴们因此而赞扬他时,他感到的只是一丝优越
感,再有便是对同伴的无知的鄙视与怜悯。可就是这些无知且愚昧的同伴吃饱喝足之后,便
忘却了一切潜在的有可能在明天就会降临的危机,而快乐的嬉闹。上帝没有给他们大脑,却
给了他们快乐。灰头心里是有几分嫉妒他们的。但他并不愿意承认这种智者对愚者的嫉妒,
于是他便不断对自己说:"不,那绝不是快乐。"可他却骗不了自己,快乐是自己内心的感受,
只要自己感受到了,旁观者的看法是毫无意义的。
 
    有很多次,灰头也想试着体验这种快乐。于是他便尽量使自己忘掉一切,放纵地去玩去
乐。但结果是在每一次短暂的亢奋后,又陷入更深的痛苦。一次吃过一大堆酒糟后,灰头也
曾向平时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黑豆"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可黑豆却只是瞪着两只黑豆一样的
眼睛茫然地望着他。
 
    在一次次寻找欢乐的失败后,灰头开始胡思乱想。一种莫名其妙的逻辑告诉他,族长应
该是部落里最快乐的。"那么如果我想快乐,我就要当族长。可是无论怎样,以我的身板也
决不可能在决斗中胜过’大嘴’——现在的族长。不过我有智慧,有威信,只要现在大嘴死了,
那接替他的就一定是我。可大嘴能吃能睡,以现在的样子看来,再活个七八年也不成问题,
我可等不了那么久,我现在就要快乐。嘿嘿,那可就对不起了。"
 
    唉,没办法,智慧总是会伴有罪恶的。不久大嘴因误食了喷有农药的玉米粒,一命归天。
正如灰头所料,他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族长。刚当上族长的那几天,灰头似乎还有些喜色,可
没过多久,他又恢复了往日的郁郁寡欢。是因为他对大嘴的死而感到内疚吗?不是,大嘴在
他看来只不过是一团蛋白质。郁闷的原因是因为他这次寻找快乐的行动又失败了。看到同伴
对他恭恭敬敬,他不快乐;功成名就,身处尊位,他不快乐;衣食丰足,生命无忧,他也不
快乐。他知道这一切不快乐都源于上帝赐给他独有的睿智。假如他只是一只普通的麻雀,他
就可以和同伴一样在吃饱喝足后戏嬉,打闹。虽然可能被人网住,以至在餐馆的油锅中结束
自己的一生,但毕竟他曾感到过快乐。
 
    自灰头看清这个问题后,他的每一次思考都伴随着巨大的痛苦,以致于他开始鄙视周围
的一切,他的同伴,其他动物,甚至人类。几天后因为灰头面对弹弓而无动于衷,(大概那
时他正在思考什么问题,或根本不屑去理那男孩手中的低级武器),一颗弹丸有幸结果了这
有史以来唯一一只会思考的麻雀的生命。小男孩给这位智都的最后悼词是:"咳,这只笨鸟
这么呆,一点意思也没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