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嬉

周末与众师弟师妹团坐聚餐
筵间80后们大聊动漫电玩
诸多行话术语让我颇感生疏
不禁回想自己小的时候都去玩什么了

小学时家住在大山脚下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开门走到山根下直直的撒一泡尿
所有课余活动几乎都以山为场所、原料、题材

春天万物复苏
柳树刚刚返青,嫩芽未发
找一段没有节的嫩枝
相隔几厘米用小刀割破一圈树皮
但不伤里面的白芯
指尖稍微用力,捻揉几下
便可以像拨电线皮那样,捋下完整的一管
一端放在嘴里
根据粗细长短不同
便吹出高低的哨音
这就是所谓的“柳哨”了

桃花初开
折下含苞待放几枝,回家插入瓶中
(虽然每次都要被护林员追骂几个山包)
不用特意修裁,自然成趣
第二天便满枝怒放了

小学的时候没有零用钱的概念
山野就是我们的自助餐厅
桑椹是山果中的极品
只可惜方圆十里的桑树屈指可数
每逢桑果成熟时
桑树上挂着的顽童恐怕比桑椹也少不了几颗
好在其他食料还算丰富
清香的槐树花、酸甜的山枣
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野花野果
这些可都是真正的organic食品

折磨了植物,动物也不能放过
小学自然课老师有一件我最钟爱的教具
一个大玻璃盒子里钉着几十件昆虫标本
蝴蝶、螳螂、蛐蛐儿、金龟子、蹬倒山、大肚子蝈蝈儿
各个栩栩如生
老师说这都是他得自大山的收获
于是我也磨着老爸老妈置备了一套枪炮
一个用蒸包子的屉布和晾衣竹竿组装的捕虫网兜
一个塞了沾敌敌畏棉花球的虫箱
每逢暑假,我便携着这两样凶器去搜山
每当捉到一支收藏里还没有小虫都会喜不自胜

除了这种科研目的捕捉活动
还有一种是纯粹为了发泄的
夏天傍晚,山雨欲来
成群的蜻蜓低空乱舞
这时候很本用不着网子
手擎三指宽一条竹坯
丁字步,举火烧天
耳观眼,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万物,天人合一
力劈华山,招不虚发
这样斩下来的飞虫已然分尸
自是没资格做标本了

儿时种种嬉戏,一时间不能尽数
没有任天堂,X box,wii
怕也算是一种福分

这种福分要感谢我的父母
虽然家境并不富裕
可他们为我屏蔽了所有世俗的烦恼忧愁
为我撑开一片可以无忧无虑嬉戏的天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