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开始

新的一年新的学期就要开始了
虽然堆栈已经被大大小小的任务塞满
但这一年的规划中赫然闪烁的是毕业两个字
每逢人生转折,不免百爪挠心,多愁善感
旁观在职场打拼的平辈亲友
不知这是梦的开始还是结束
翻出当年写的一篇童话与忙碌着的诸位共勉

———————————————————————
小河狸的梦
明空 1999.10

绿色森林的怀抱中静静地躺着一条悠闲的小河,小河中央隐隐
地有一座用稀泥和树枝桠搭成的水坝,那是河狸一家的杰作。
河狸爸爸,河狸妈妈整天忙碌在堤坝和森林之间–啃倒一棵小树,
把细嫩的枝叶吃掉,余下粗大的干便成为了水坝的一部分。河狸
爸爸,河狸妈妈似乎总是满足这种并不太有趣儿的工作,整天往
返于林间被他们踩出的小径上,拖曳着一根儿根儿新鲜的木头,
乐此不疲。

河狸宝宝–小河狸–像大多数处在幼年的小动物一样–享有不劳动
的特权。每天除了饱餐父母为他带来的食物,便是与小伙伴儿们
在森林里嬉闹。小山鹰是小河狸的好朋友,当小山鹰的飞羽长得
足够长硬的时候,他便总是向小河狸炫耀自己飞翔的自由以及从
高天中,白云间鸟瞰大地的壮美景色,远山、农田、城市甚至大
海。对于小河狸来说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并且令人嫉妒的经历呀。
每当小山鹰口若悬河,唾沫横飞地讲述着他美妙的蓝天之旅时,
小河狸便直着眼睛努力地向远方望去,似乎是想让目光绕过层层
叠叠高大的落叶植物达到那远山、农田、城市甚至大海。

"如果能飞就好了。"小河狸曾这样想,不过即使他仍是一只爱幻
想的小河狸,天真的无知也不足以使他去尝试飞行。"那么至少
也要到森林外面去看看,去看看远山、农田、城市还有大海。听
爸爸、妈妈说小河总是要流入大海的,那么我只要顺着这条小河
向前走就一定可以看到大海了。或者做一只木筏,顺流而下。嗯,
这个方法似乎更快一些,不过那就要等到我能够啃倒一棵大树的
时候了。"有了这样的念头,小河狸晚上睡觉时便常会梦到自己坐
着小木筏在小河上欢快的掠过,或者梦到站在山之巅,田之边,
城之中,海之滨。美丽的梦就像孩子们努着小嘴儿吹出的肥皂泡,
个个圆润、晶透,反射着五颜六色的阳光。

小河狸抱着他美丽的梦一天天长大,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跟在
爸妈后面走在林间的小径上,拖曳着新鲜的木头,然后小心翼
翼地把它们插到堤坝上,河狸的血统使他似乎对筑堤坝的活儿
驾轻就熟。偶尔小河狸在梦中仍会与他的远山、农田、城市和
大海相会,但那梦就像是秋天树枝上颤颤地挂着的几片树叶,
被风一吹,便纷纷飞落,各自西东,没于泥土,无迹可寻了。
偶尔小河狸也会在啃树之余,抬起头眺望远方,但似乎他并不
想费太多的力气让目光跃过树梢,飞向远方。小河狸已经能独
自一口气啃倒一棵颇为壮观的树了,在躺倒的枝枝桠桠的大树
面前,小河狸眯起眼睛,似乎也应该有一种成就感,但隐约的
在理所当然的成就感后面还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与失落,像粘在
身上的影子一样无法摆脱。不时地,小河狸仍可以看到小山鹰
从头上的蓝天掠过,但他飞的并不那么悠闲,仙逸,更多一些
匆忙与无奈。划破蓝天的羽锋不再像一曲欢快,富有节奏的旋
律,它留下的只是一道单调乏味的直线,笔直的将蓝天分为同
样的两半。偶尔小山鹰也会盘旋到地面与小河狸打个招呼,从
他那里似乎已断绝了远山、农田、城市和大海的讯息,代之的
只是哪片林子食物更多一些的琐闻。

又经过几季花开花落,绿色的森林仿佛并不在乎时光的飞逝,
仍是在那里笑呵呵地面对着蓝天。那条悠闲的小河仍是寻着他
久以走惯的轨迹不慌不忙的向大海流去。河央的堤坝仍站在那
里从水中露出半个身子,似乎丝毫挪动地方的意思也没有。不
同的是这坝上的木头已有一大半儿是小河狸–不,确切的说应
该是大河狸–从树林里啃倒并拖来的。每天伴随着朝露与夕阳,
小河狸的努力的身影隐现在林间父母踩出的小径上。他终于知
道这条羊肠一样的小径为何始终没有被疯长的野草所吞没,因
为小径要见证河狸的祖辈在这林间的工作。放眼望去,满目的
只是生着不同形状叶子的树:好啃的不好啃的,好吃的不好吃
的,结实的不结实的。小河狸再也无暇瞥一眼树梢,更不要提
挂在树梢上的白云,他必须紧盯住树干地面以上许尺之处,下
嘴,猛啃,拖走,只有这些才是正经事,才是生活。在小河狸
的门齿下,每天总要产生几个白茬的新树桩,但森林中的树木
却并不因此减少。旧的树桩总会抽出幼嫩的新枝,若是扬树的
话,过不几天又会长成碧绿的一棵。树桩们似乎总是以嘲笑的
眼神看着小河狸的埋头猛啃,但小河狸对此毫不在乎,仍在那
里不知疲倦地伐倒一棵又一棵小树。小河狸凭着自己多年积累
的经验,把木枝插到最需要它的地方,但堤坝并不因此加高。
坝底的木头因长久的冲蚀不时朽烂,消逝,小河狸的工作速度
恰恰只能赶上这些不忠实的木头逃跑的速度。尽管小河狸曾做
过几次加高堤坝的尝试,但事实证明那是徒劳无功的。蓝天不
因小河狸而改变,森林不因小河狸而改变,小河不因小河狸而
改变,堤坝不因小河狸而改变,唯一改变的只有小河狸自己。
整个大森林就像是一台缓慢但稳健地运转着的机器,而小河狸
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齿轮,河狸爸爸、河狸妈妈大概只
不过是他的前任罢了。

至于远山、农田、城市以及大海则像堤坝底层的木头一样被岁
月冲蚀得无影无踪了,小河狸的梦想像梧桐树毛茸茸的叶子遇
到了永不完结的秋天,再也不会生发了;像被蚂蚁彻底掏空的
树桩,只剩下干枯的一墟,静待尖利的风将其打碎带走。大象
的死会留下一堆壮观的白灿灿的尸骸;杉树的死会留下一座高
大挺拔直耸云端的纪念碑;流星的死会留下一个圆深的完美的
足印;而梦的死留下的恐怕是连微风也不能追随的忧伤。小河
狸的梦死了,死得是那么无奈,那么无声无息,甚至连它的主
人也没有觉察,谁知道呢,也许它的主人早已不记得曾经拥有
过梦这个东西。

夜晚的森林是那么宁静、安详。微风徐徐,虫鸣声声,月光溶
溶,小河狸再也没有什么梦了,夜只是用来熟睡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梦的开始

  1. 颠儿说道:

    文武双全

  2. Sticky说道:

    赞啊。。。
    ps,想到了那天在博物馆看到的河狸一家啃树磊坝的模型。

  3. Jiajie说道:

    哪天我把杯水寓言搞出来再看看。

  4. Shengyang说道:

    英雄也这么细腻

  5. shaomei说道:

    beautiful….!!!
     
    很感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