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冰火之旅

对于飘泊于异乡的工科老男博士来说,渡过一周春假的最好方式莫过于逃离城市,置身于山水间,以天地之气按摩一下紧绷的神经。千呼万唤,望眼欲穿,终于盼来了这次加州冰火之旅。冰火之旅的说法出自大师嫂linda,虽然直白了点,但确实贴切。冰天雪地的sequoia, 和大漠荒山的death valley,三天之内经历了两样截然不同的季节。一个字,赞;再一个字,爽;三一个字,nb。此次旅行团成员,阿凤及凤嫂linda,于骞及骞嫂晓颖,还有500瓦的我。
Sequoia,雪精灵
 
第一站,sequoia国家公园,高山原始林。首先鄙视一下无极,本来想用“雪国sequoia”这个标题,可一想起那“善跑的雪国人”我就直犯恶心。大清早从洛杉矶出发,一路无话,抵达sequoia国家公园时已是正午。入口处的ranger检查了我们的雪链,说上山后不久就要用到。山脚处虽然不是烈日炎炎,也算得上和风煦日了,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有雪链的用处。兴许公园的ranger和卖雪链的大爷有什么勾连。事后证明,是我们小人之心了。在一顿丰盛的午餐后,一行人驱车上山。
 
山路并不陡峭,但急弯很多,酷似极品赛道。真实世界中,一边是岩壁,一边是山涧,40m过急弯,毫无快感,只有对生命的热爱。开过10m后,路两旁逐渐出现一些零星的积雪,远处的山峰笼烟笼雾锁,我们意识到雪链的必要性。装上雪链后,又走了一会,路面已经被积雪完全覆盖。继续前行,便置身于云雾中了,四面都换了冬天的装束。对于LA的土人来说,真称的上是移步成景了。除了开车的阿凤,其他人目不暇接,好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路边遇到一只狐狸,在饕餮游客喂它的香肠,这一幕让大家几乎疯掉,好不容易打消了嫂子们添置毛皮围脖的念头,我们继续赶路。
 
到达公园的心脏地带后,我们弃车步。路旁尽是银装素裹的参天巨树, 齐膝的积雪像是给大地盖上了厚厚的棉被,又像是老美蛋糕上那层热量超高的糖霜。不知是什么人将积雪踩实,拓出一条条蜿蜒于林间的小径。置身于这雪精灵的世界,似乎任何杂念与不纯都无所遁形。
 
sequoia是一种树的名字,而sequoia国家公园的主人可算是树族的长老general sherman了。雪径的尽头屹立着一棵十人合抱的参天古树,枝叶并不算繁茂,大都集中在树的顶端,古铜色的树皮上斑驳的生着苔藓,风雪中仍显出嫩嫩的绿色,垂暮与青春的结合。此时阳光拨开云雾,透过枝丫间的缝隙在林间的雪地上印出金色的斑纹,树尖上露出遮不住的湛蓝的天空,点缀着云丝。压在枝头的积雪似乎受不住太阳的热情,纷纷崩散抖落,霎时间,百尺枝头,仆仆索索的撒下一道道冰晶玉碎的瀑布。置身其间,宛若童话幻境。
 
IT老博士们摘下眼镜,揉着那已被显示器晃的半瞎的双眼,发自肺腑的感叹:靠,这他妈简直就是桌面墙纸呀。
death valley, 西域荒原
 
第二站,death valley国家公园,沙漠,荒山,盐湖。
 
首次听说death valley是从bbs上的一则新闻,某某学生徒步进入死亡谷深处,由于未带足饮用水而不幸罹难。从此对此谷平添三分敬畏,七分好奇。
 
死亡谷以丰富的地形地貌著称,沙海,岩壁,火山口,盐湖,矿山,算得上是地质学的生动教材了。驶向公园博物馆的途中,路过一片沙海。谷底没有什么遮拦,强劲的风将沙推成新月形的纹路。据说风的力道,方向不同就会造就不同的沙的图案。很想在沙堆中生一柱狼烟,复制大漠孤烟的景致。
 
在公园的博物馆稍作休息,我们驱车向北,驶往Ubehebe Crater。很难想象在峡谷的腹地居然会有一个陨石坑般的火山口,火山口四围的地面被砾石覆盖,放眼望去,了无人眼,植被稀疏,不由得让阿凤想起了他的故乡西域白驼山。
从火山口南下便到了西部开拓的见证,白金矿。最初将现代工业文明引入荒谷的便是追逐着淘金梦的矿工们。物是人非,宝藏已空,只留下粗重的矿车独立风中,凭吊往事。
 
再往南是北美的最低点,盐湖badwater basin。海平面下80ft,不过还比不过咱们的吐鲁番盆地。这个季节盐湖完全干涸,湖床覆盖着白色的结晶盐。远远望去,白茫茫彻底连天,怀疑自己又回到了sequoia的雪原。湖边的峭壁上,高高的,赫然树立着一块牌子:sea level。
 
最后一处景观是artist drive,其得名于周围蕴含丰富矿物的岩山。红,绿,黄,白,黑,五彩缤纷,好似画家的调色板。凭着对中学化学知识的模糊记忆,我们枉自揣测着不同色彩的成因。
 
使出峡谷前,穿过一片花海,黄色的微不足道的野菊花在这死亡谷炫耀着她顽强的生命力。
以上是mingkong高中作文版的春假游记,下面是阿凤陕北老农版的游记:这都是些个啥,开了几百里地,看见棵大树;又开了几百里地,看见个大坑。
 
照片整理中,随后奉上。
 
Mar. 16 2006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加州冰火之旅

  1. 颠儿说道:

    期待照片

  2. Elvina说道:

    瓦哦,我也想看糖霜桌面~~~

  3. Qihui说道:

    赞一个!赶快把photo贴出来吧

  4. xingang说道:

    赞你个500瓦的工科老男博士!

  5. 颠儿说道:

    照片太酷了,正!

  6. Jiajie说道:

    相机好像不错,拜托您穿的是不是还是北京以前那件羽绒服?

  7. 说道:

    对了,俺家穷不行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