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耐心的,我等待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心中充满喜悦与紧张。看着老婆日渐隆起的肚子,我试着想象自己为人父的样子。从小到大,“家庭”一词一次次变化着概 念。儿时家庭是父母、奶奶和我;青年时出国留学工作,家庭更多的是在异乡的朋友;恋爱结婚后家庭逐渐凝缩成二人世界;2014年秋的某一天家庭将回归最初 的那一幕,只不过我将扮演另一个角色。人生旅程中人们结伴而行,每一站有旧人离开又有新人加入。生活总会给我新的课题,愿我永远保有赤子之心,愿你遇到的 昨日的我永远不是最好的我。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读几本关于西藏的书

最近断断续续读了几本关于西藏的书。奥地利登山家Heinrich Harrer的《Seven Years in Tibet》和《Lost Lhasa》和十四世达赖喇嘛的《My Land My People》,对照当年的历史课本和红色宣传片,我对西藏有了个模糊的稍微平衡一点的认识。这次读的这几本书站在与天朝完全不同的立场上讲述西藏上世纪二战末到新中国建立初的事态变迁。且不谈西藏在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是否是主权独立国家,对这一敏感话题我觉得我没有足够知识支持任何一方的观点,且只谈谈我对藏地文化民生的浅见。

藏人笃信佛教,佛教徒相信今生的苦源于上世的孽,今生的善积累下世的福。虔诚的宗教信仰,加之与世隔绝的环境,使人们并不执着于物质享受,甚至长久的生命。不管是天朝的宣传材料还是Harrer的传记中都不掩饰藏人普遍物质上的贫穷落后。劳动工具原始,耕作技术落后,医疗卫生条件非常差。

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西藏都一直奉行中世纪式的宗教统治。历代达赖喇嘛的转世是西藏精神和世俗的绝对领袖,是“雪域最大的王”。当然如果某代达赖个人能力不足,实际掌权的也可能是其他大喇嘛或者执政官。纵观历史,没有人会否认宗教统治是一种落后的社会制度,人们往往借宗教之命作出灭绝人性的暴行。但相比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佛教相对包容。至少虔诚的佛教徒严禁杀生。历代达赖从小就接受严格的佛教教育,西藏的宗教统治相比其他地域其他宗教要显得温和一些。

新中国建国已始,马克思主义者信心满满,志在解放全人类。进驻没有正规军的西藏只不过是牛刀小试。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眼中,共产主义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社会制度,其他制度下生存的劳动者都身处水深火热。而达赖喇嘛和Harrer书中,西藏人民则精神富足,安于清苦,幸福指数颇高。天朝的宣传完全为政治服务,而达赖喇嘛和Harrer所接触的大都是西藏贵族,这两种立场的叙述都不能令我信服。可惜在当前重重烟雾笼罩下,一届百姓的我很难辨清那些是藏人自己的声音,那些是伪装下的喉舌。

心中的幸福感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么?虔诚的教徒通过信仰获得,享乐主义者通过消耗物质获得。无论心中幸福与否,残酷的现实是落后的民族面临被淘汰的危机。一次次科技的进步加大了先进民族和落后民族的差距,而人类的野蛮程度丝毫没有减弱,相互残杀的效率与时俱进。如果把西藏人和北美印第安人时空对换,恐怕二者的命运与现在也大同小异。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在自传中提到,他认识到西藏远远落后于世界,意在改弦更张,可惜来不及推行,便山河不在了。历史无法假设。

对古老文明的保护是隔离还是革新,这又是一个有趣的题目。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读《China’s Road to The Korean War》

书如其名,这本书集中探讨了中国步步走入朝鲜战争的过程。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百废待兴,民生凋敝,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不能和当时的两大势力美苏分庭抗礼。但就是这样一个刚刚从战争废墟中重建的国家,却决定独自挑战二战后如日中天的世界霸主美国,原因绝不是单纯的意识形态上的对立。从这本书看来,中美在朝鲜半岛一战,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两种文化、政权、历史的巨大差异,及双方在关键时刻对彼此立场动机的错误判断。这场战争没有赢家。世界老大的美国被第三世界的中国逼到谈判桌边,貌似是后者在声势上胜了一筹;但中国却为虚名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人员伤亡,经济建设停滞,更加依赖苏联。如果当时两国的领导人、外交家都再智慧一些,是否可以避免这样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呢?历史无法假设。

 china_to_korean_war_cover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读白先勇《父亲与民国》

这套书上下两册,收录了许多白崇禧将军及其家人的照片,配以文字说明,生动的简述了白将军起伏跌宕的一生。白崇禧将军在民国创立,抗击日寇,国共内战几个历史阶段都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其子执笔评说其父,很难说持有史家的中立态度,但也算是独特的视角。这本书虽然图片资料很丰富,但文字部分并不见精彩。对白将军涉及的历史事件及人物大都以白的立场出发进行评说。全书看完给我的感觉是白崇禧将军近乎完人,足可与中国历代名将比肩。一家之言,姑且听之。

Image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美西海岸自驾游记

心爱的姑娘春假一周,我们整理行囊踏上旅程。这次自驾游起点洛杉矶,终点是美加边界的奥林匹克国家公园。路途遥远,充分准备。Android手机导航,GoPro拍摄一路风景,雷达探测器和警察叔叔周旋。第一天,装车出发,目的地北加San Pablo,心爱的姑娘回娘家。小姑娘和我跑出来快两年没回过家,爹妈少不了嘘寒问暖。


第二天从San Pablo出发,带上岳父岳母,一车四人,走128,1号公路,目的地Redwood国家公园北边的小镇Eureka。本来101可以直达Euraka,绕道为了途径几个州立公园。中午在Mendocino Headlands State Park歇脚。Mendocino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是海风呼啸,四个人裹的严严实实,还是觉得劲风彻骨。离开Mendocino,开了不久就到了著名的Drive Thru Tree Park。公园不大,中央一棵十人合抱的大树,底部打通了一个隧道,刚好能容一辆小型车通过。神奇的是虽然身上有这么个大洞,这棵树仍然枝繁叶茂。心爱的姑娘驾车作势要穿树,在洞口比量了比量,最后却作罢了。傍晚时分,一行到Eureka打尖住店。

第三天,离开Eureka,穿过Redwood国家公园。早春季节,公园里路静人稀,成群的麋鹿在路边的空地边吃草,边沐浴着阳光。比起心爱的姑娘和我,岳父岳母兴致更高,在林间小径上健步如飞,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拍个不停。由于要赶路,在Redwood不能久停,临走前老两口还依依不舍。出了公园不久进入Oregon地界,晚上宿在Oregon第二大城市Eugene。一夜无话。

第四天,继续北上,直奔这次自驾游最北端的目的地Port Angeles。途径Oregon首府Portland,稍停。在水畔的Tom McCall Waterfront Park附庸风雅,赏了赏盛开的樱花。少不了留影纪念。黄昏时分,到达位于美加边境的Port Angeles。晚饭前到小镇的港口遥望一海之隔的加拿大,回头南望则是连绵的雪山,怅然天地之间。这几天一路狂飙,累的臭死,也算不枉费苦工。

第五天,以Port Angeles为中心,游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奥林匹克地形地貌十分丰富,雪山、温泉、海岸、雨林。由于只有一天时间,只得选择看几处最有特色的景点。Pialto Beach怒海狂澜,阵阵海浪拍打着沙滩,海滩上七零八落的堆满了树木残骸,几个灵长类置身其间,充分感觉到大自然的力量。Hoh热带雨林是一片绿的海洋,各种植物都茂盛的生长着,在这些绿的滴水的植物上又生满了更绿的厚厚的苔藓,一层层一屡屡从枝杈上垂下来,给静谧的森林平添一层魔幻。


第六天,开始回程,绕道西雅图。在从Bainbridge Island到西雅图的渡船上,心爱的姑娘远望西雅图的轮廓,心里想着Crab Pot的海鲜大餐。此次路过西雅图行色匆匆,未能拜见诸位老友,心中颇有愧意。


第七,八,九天,一路狂飙,回到洛杉矶。


最后分享几点自驾游经验

  • 跑山路容易晕车的游客还是最好提前吃晕车药。岳母在第一天绕山的时候吐的稀里哗啦,很影响游玩状态。

  • 一路上我们用GoPro 每半分钟拍一张照片,回来编辑成视频。高速大直道上这个帧率还行,但弯多的山路就太不连贯了。风景好的路段应该用更高的帧率。

  • 雷达探测器效果不错。虽然我们不习惯性超速,但在5号上想不超速都难。谁也不想给警察叔叔发奖金。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读贾平凹《带灯》

贾平凹的这部新作品一如既往的以农村为主题。整部小说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而是用细腻的笔法描写了乡镇女干部带灯的工作和生活。小说有两条并行的线,一条是带灯在樱镇综合办公室的工作,主要是排解村里纠纷,安抚或拦截上访户;另一条是带灯写给樱镇籍贯的省高官元天亮的一封封情书。这两条线的反差如天壤之别。带灯的日常生活充满了鸡毛蒜皮的烦恼,相与打交道的人虽偶见纯朴善良,却更多面目可憎。而带灯与元天亮柏拉图似的婚外恋则是超脱现实的存在,带灯和元天亮从未谋面,带是通过读元写的书而爱上了他,并以一封封清新毓秀的短信表达着自己的仰慕。书中虚化了元天亮,从未给予这一角色任何直接描写,甚至也没明确提到他是否对带灯的爱有所回应,这一处理使这条线显得更加虚无飘渺。书中末尾,带灯在现实与虚幻的交错中已经有些神智恍惚了,无论生活的那一面似乎都在侵蚀着这位美丽而聪慧的女子的心。

Image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读李承鹏《李可乐抗拆记》

敢说且言语犀利是李大眼的一贯作风,他这本新作光题目就够让人惊心动魄的。掏腰包买了一本,打算一来支持一下仅存不多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二来好奇这本书怎么在大陆就能出版了。这是本小说,一个血淋淋非常现实的拆迁题材让李大眼给戏说了。叙事风格和人物刻画颇有些像古龙,插叙倒叙,断断续续,伏笔悬疑数不胜数。读完了觉的好像是看了本武侠或者侦探小说什么的,颇有些被李大眼敛财的感觉。可仔细一想,虽然是戏说但也比不说强吧,小说里的钉子户大都是没权没势的小市民,被迫面对拆迁这个“机遇”而联合起来,用一些法律边缘的手段为自己谋求最大利益;而城管、开发商、政府领导则都嘴脸可憎,狼狈为奸,根本无视法律法规,不择手段,丧尽天良。嬉笑怒骂中似乎小市民的死伤和贪官酷吏的丑恶都显得没那么触目惊心了。也许悲剧喜剧化就是这本书得以付梓的原因吧。

Image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